Snap高管解读财报:强调通讯功能是为了给其他业务创造机会
2019-08-30

腾讯科技讯 北京时间10月26日消息,Snapchat母公司Snap今天发布了2018年第三季度财报。财报显示,Snap第三季度营收为2.98亿美元,与上年同期的2.08美元相比增长43%;净亏损为3.25亿美元,与上年同期的净亏损4.43亿美元相比收窄27%。

财报发布后,Snap公司创始人兼CEO埃文·斯皮格尔(Evan Spiegel)、首席财务官蒂姆·斯通(Tim Stone)出席了分析师电话会议,解读财报要点并回答了分析师提问。

以下是问答环节的主要内容:

巴克莱分析师:你们正在对Snapchat安卓应用进行工程改写,项目代号为Mushroom,并且已经在少数市场进行测试。你们认为当在全球推出应用改写时,能够扭转安卓端颓势对日活跃用户(DAU)造成的不利影响吗?另外,埃文,你上月在致员工的内部备忘录中提到,预计DAU将在2019年增长。是什么让你相信它会增长,不管是Android端改写还是其他因素?

斯皮格尔:谢谢你的提问。我们对Mushroom项目的进展很兴奋,但还有很多工作要做。我认为质量需要时间才能实现。我的意思是,我们希望确保我们的应用在未来拥有正确的底层设计,因为这也将帮助我们更快的进行创新。所以我们对目前的进展很兴奋,我们会耐心等待,直到把一切都做好,才会更广泛地推出改写。

展望未来的DAU增长,我认为最好的办法就是向我们的核心用户群——美国和欧洲13至34岁的人以外进行扩张。为此,我们需要做两件事。首先我们必须壮大美国和欧洲市场34岁以上的用户群体,我认为这更多是一种有关我们价值主张的营销和传播挑战。其次,我们要在世界其他市场提供我们的核心产品价值,尤其是面向当地13至34岁的人群。许多发展中市场的人口结构都比较年轻,这应该能为我们带来帮助。

但我们也看到了技术挑战,所以我认为Android端重写将有助于这方面。除此之外,我们将持续改进性能,减少服务使用的带宽,这就是我们对如何增长DAU的看法。

德意志银行分析师:在去年第三季度,你们提到用户每天创造超过35亿个“snap”,但上季度和本季度,你们说用户每天创造30亿个snap,并且社区同比增长了5%。我想知道这种情况是怎么出现的?你们的新设计是否导致用户只是观看更多的内容,而不是创造更多内容?第二个问题,你们感觉,你们可以在用户基数没有增长的情况下增加广告收入吗?

斯皮格尔:关于snap创造数量,我们的新设计推出后曾显著增长,但之后出现下跌。就像我们之前解释的,新设计确实伤害了我们的核心通信产品。我认为,尤其是在iOS端,我们对新设计推出后进行的调整感到满意,我们正在取得进展,并将把这些调整带到Android端。这就是我们对进展的看法,另外我们还在开场评论中提到,我们超过60%的用户基础每天都会创造snap。

广告方面,我们还有很多空间来容纳更多的广告客户,就像你在过去一年半中所看到的,我们希望将我们的广告扩展到各种各样的人,而唯一的办法就是采用自助式广告服务。我们一直致力于扩大广告客户基础,并在此方面拥有很大的空间。

RBC资本市场分析师:你们在财报中预计DAU将在第四季度下滑,下滑的原因是什么?另外,你们的目标是在2019年取得营收加速增长,我知道这不是业绩展望,但你能说说,是什么让你觉得你们的营收能在2019年加速增长?谢谢。

斯通:DAU方面,除了已经说过的内容,我们不打算多作解释。我们确实预计DAU会继续下滑,但我们对社区未来的增长机遇感到兴奋,包括发展海外社区。就像埃文前面说的,我们计划改进应用和Android端用户体验,提高人们对我们价值主张的认识,不仅努力在发展中市场赢得13至34岁的用户,还在发达市场壮大34岁以上的用户。所以我认为,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们有机会增长DAU。

关于2019年营收目标,这确实不是业绩展望或者计划,而是我们的内部目标。我们在今年也有内部目标,比如在今年实现收支平衡,作为这个目标的结果,我们第二和第三季度的EBITDA同比得到改善,我们第四季度营收增长预测非常强劲,表明EBITDA改善的势头有望持续。

是什么让我们认为营收增长能够加速?就是那些我们已经说过的:扩大社区,提高参与度,改进货币化系统等。

美国银行分析师:我有两个问题。第一,你们把注意力重新放在提高应用通信功能的速度方面,关于用户这部分(通讯)时间消费,你们打算如何变现?长期而言,你们认为通讯对于推动总体营收增长有多重要?第二个问题有关高级广告,你们在开场评论中提到,广告主对这种广告似乎反响不错,不过这种不可跳过的广告对Snapchat来说还比较新鲜,所以我想问,这些广告将对用户参与产生何种影响?

斯皮格尔:我认为,在更高层面而言,通讯产品就是在用户的互相沟通中,驱动更高频率的互动和服务增长。我们所做的基本就是在核心通讯(功能)周围打造其他平台。所以无论是我们的内容业务,还是地图产品,甚至是Memories功能,我们都是在平台的基础上持续创新,并利用通讯来推动其他增收产品的增长。

所以说,虽然我们确实会利用创造性工具来对通讯进行变现,但我们还看到了更大的机会,那就是围绕通讯打造其他业务。所以说,我们要明白,是通讯为我们的业务创造了其他机会。

关于不可跳过的广告方面,我认为最重要的是拥有高质量内容和“向后倾斜”的用户体验,这样用户就不会介意这些广告。因此,我们一直专注于打造各种节目,创造高质量的内容,引进更多的创作者。

奥本海默分析师:除了性能问题——尤其是在Android端,是否还有其他任何需要在短期内解决、并可能对DAU造成不利影响的产品问题。另外,虽然你们在上个问题中提过,但我想更确切的了解,相对于用户创造内容,策划性的内容有多重要?在过去几个月里,你们在打造策划性内容方面学到了什么?

斯皮格尔:产品方面,我在前面有提过一点,我们确实还有很大的空间来改进我们的带宽消耗。用户经常反馈的一个问题就是我们的应用使用了太多带宽,因为我们的应用依赖于视觉交流。我们会在接下来的一年里找到许多减少带宽消耗的方法,并有望让产品脱胎换骨。这就是除了Mushroom项目以外,我们看到的产品问题。

内容方面,我们在策划性内容上看到了很大的机会。不管是哪种内容,我们都会考虑它对平台的独有性。Snap用户生成的内容天生就是我们独有,因为这些内容只有用户的朋友圈可以观看,另外我们的策划性内容也是平台独有,我认为两者都有很大的投资空间。

虹桥信托投资集团分析师:我有几个问题要问。埃文,你在谈到产品的时候提到,增长用户数量更多是一个营销和传播挑战,而不是产品问题,但泄露出的内部备忘录显示,你们打算对产品进行相当大的修改,对比你怎么解释。

其次,关于Discover功能,我仍然记得你们在最开始时非常关注它的美好、优雅和易用性,但如今我发现,Discover上大部分的内容都是一些试图吸引点击的噱头。从用户的角度来看,这是否会让该平台更难吸引成熟用户,另外广告主如何看待这些诱导点击的内容,你们会作出改变吗?

斯皮格尔:我在前面提到,我们会通过两种方式发展DAU。第一个是拓宽我们在美国和欧洲的用户群,把34岁以上的用户也吸引过来。至于你提到的营销挑战和产品修改问题,我们的考虑是,在欧美以外大部分的用户都是Android用户,网络连接也不是很好,所以我们就想如何改进产品来更好的服务这些用户。

我们的产品还有许多可以改进的地方,尤其是为了欧美以外13至34岁的用户,这可能涉及改变部分功能或者改变应用。显然,我们希望为用户提供最好的服务。

关于Discover方面,就像你提到的,我们还有很多机会来继续改进这款产品。我们正在尝试改进内容组合,这需要很多的策划性内容,还需要大量来自影响力用户的流行故事。

这些不同类型的内容现在全都混合在一起,从而让用户的信息流足够个性化,我认为我们还有很多机会来改进内容布局,筛选出对用户有用的内容。你说的其中一个问题应该叫“冷启动体验”。就是当你初次使用这款服务的时候,它并不知道你的喜好,然后随着时间的推移,它才慢慢变得个性化。这绝对是我们正在研究的一个问题,但我们才刚刚在今年推出这个新设计。但我可以毫不含糊地说,Discover创造了极佳的机会,来帮助用户发现优质内容和流行故事。

杰富瑞分析师:开场评论中提到,你们85%的营收都是通过广告自助拍卖获取的,我想知道这一营收比例会在什么时候开始趋于稳定?另外你们提到,在上季度下滑9%后,广告平均售价在本季度又下跌了15%,随着你们的广告主越来越多,这种态势会改变吗?

斯皮格尔:未来几个季度我们通过自助式广告获得的营收比例会继续小幅增加,但我们认为85%的比例已经很高了。关于广告价格下跌,这跟我们的优化有很大的关系,我们现在在帮助广告主竞标方面做的更好了。希望我们能在继续为广告主降低价格的同时,增加总体营收。(编译/弘艺)